【我與武漢肺炎一起監禁的日子】

這是一個很嚴肅及嚴重的分享。

在2019離開香港時知道獨個流浪可能會遇上滿途荊棘,卻從沒有想過要面對此情此境... 話說身處秘魯,因秘魯政府早前突發鎖國的關係,本身就要在Hostel被困十五天,在其間不少外國人極力尋求政府協助,希望不用滯留能盡快返國。而我有一個好朋友是墨西哥人,整個Hostel當中認識最久及最親就是他了,因為在另一個城市已相識,而他在前幾天已獲墨西哥政府協助下返國,而故事就此開始:

在他離開的第二天,我收到他的訊息... 「Hey I just recieved my results from the hospital
and I have tested positive for coronavirus.」 「FUCK.」 這大概是我唯一能作出的反應。

而我能夠做的就是通報給眾人及Hostel,在收到訊息的翌日,有兩個人因感到不適,所以獨立隔離在Hostel,並且有醫生來收集他們的唾液作測試,而測試結果出來了─陽性。

秘魯政府第一時間是清洗Hostel位於的這條街道,並且進行封鎖,沒有人能進出此街道。

另外Hostel代政府正式宣佈,全個Hostel需要集體絕對隔離(監禁)一至三個月,沒有看錯,最長要待在這裏 三 個 月。其間跟坐牢沒兩樣,餐廳只提供兩款食物作選擇,而且每天只能有一小時「放風」時間離開房間到共用空間,每次最多二十人。宣佈過後很多人都在哭,有個女孩甚至在宣佈當中就嚎啕大哭及扔東西發洩,相信這個消息沒有人能輕易接受,等同在法院被宣判監禁一樣,並且還要跟能殺人的病毒一起共處,誰人能消化得了?

而大家都對這個措施百思不得其解,因為如果我們每人都住在獨立房間的話,或許說得過來,但我們大部分都是住在合宿,即6-14人房,困獸鬥地把全部人軟禁究竟是一個什麼爛鬼解決方法。

再說到武漢肺炎的患者,他們呈陽性之後都仍須留在Hostel隔離,除非去到不能呼吸的情況,才能去醫院。所以無論你有沒有患上武漢肺炎,你都要被禁在Hostel一至三個月,真正的無病都變有病,每人每天可能都跟病毒共處而不自知。就算我的墨西哥朋友在他自己的國家確診,醫生也拒絕他留院,叫他待在家自我隔離,大概六至十日就會自動痊癒,真的感到很不適就吃Paracetamol(即香港的必理痛)。 嗯,簡單來說就是自生自滅。

而我早在這個情況出現之前已聯絡了香港入境處,他們對媒體聲稱他們正在協助滯留秘魯的港人,而入境處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卻很坦白對我說沒有什麼可以提供幫助,多_謝,所以說媒體報導永遠不能盡信,官方語言偽術這回事香港人也見慣不怪。所以面對如此境況,我沒有寄望什麼,只想告訴我的狀況讓他們紀錄在案,而職員就建議我找中國領事館,再次多_謝。

說到中國領事館,因為我持有BNO,所以由當初鎖國時我只聯絡了英國領事館,但在滯留秘魯的港人當中,大部分都有聯絡中國領事館,有些人甚至很驕傲分享他們特以簡體字電郵給中領以博取認同感,而當然地中國沒有什麼實際回應。在一邊大罵中國時又一邊對著中領貓哭老鼠說自己是中國人的行為,我實在受不了也做不出,別忘了是誰令你有家歸不得。如果要我在滯留秘魯及中國包機送我到中國之中選擇,我會毫不猶疑地留在秘魯,而當然我也不覺得中國會出手相救。

所以我之前就說吧,有些朋友很羨慕我被困的生活,說比香港更精彩,當初我已經說了每天千變萬化,被困在外從不是一件好玩的事,人就是永遠身在福中不知福,而我此刻沒有別的願望,只希望能早日平安歸來。

這般不真實的經歷,大概我是全港第一個或唯一一個要與肺炎一同被別國「監禁」在一起的人,願眾人都平安,疫情盡快平息,鬼國快點滅國。

#Peru #Quarantine #StuckInPeru #TrappedInHostel #被困秘魯
【我與武漢肺炎一起監禁的日子】

這是一個很嚴肅及嚴重的分享。

在2019離開香港時知道獨個流浪可能會遇上滿途荊棘,卻從沒有想過要面對此情此境... 話說身處秘魯,因秘魯政府早前突發鎖國的關係,本身就要在Hostel被困十五天,在其間不少外國人極力尋求政府協助,希望不用滯留能盡快返國。而我有一個好朋友是墨西哥人,整個Hostel當中認識最久及最親就是他了,因為在另一個城市已相識,而他在前幾天已獲墨西哥政府協助下返國,而故事就此開始:

在他離開的第二天,我收到他的訊息... 「Hey I just recieved my results from the hospital 
and I have tested positive for coronavirus.」 「FUCK.」 這大概是我唯一能作出的反應。

而我能夠做的就是通報給眾人及Hostel,在收到訊息的翌日,有兩個人因感到不適,所以獨立隔離在Hostel,並且有醫生來收集他們的唾液作測試,而測試結果出來了─陽性。

秘魯政府第一時間是清洗Hostel位於的這條街道,並且進行封鎖,沒有人能進出此街道。

另外Hostel代政府正式宣佈,全個Hostel需要集體絕對隔離(監禁)一至三個月,沒有看錯,最長要待在這裏 三 個 月。其間跟坐牢沒兩樣,餐廳只提供兩款食物作選擇,而且每天只能有一小時「放風」時間離開房間到共用空間,每次最多二十人。宣佈過後很多人都在哭,有個女孩甚至在宣佈當中就嚎啕大哭及扔東西發洩,相信這個消息沒有人能輕易接受,等同在法院被宣判監禁一樣,並且還要跟能殺人的病毒一起共處,誰人能消化得了?

而大家都對這個措施百思不得其解,因為如果我們每人都住在獨立房間的話,或許說得過來,但我們大部分都是住在合宿,即6-14人房,困獸鬥地把全部人軟禁究竟是一個什麼爛鬼解決方法。

再說到武漢肺炎的患者,他們呈陽性之後都仍須留在Hostel隔離,除非去到不能呼吸的情況,才能去醫院。所以無論你有沒有患上武漢肺炎,你都要被禁在Hostel一至三個月,真正的無病都變有病,每人每天可能都跟病毒共處而不自知。就算我的墨西哥朋友在他自己的國家確診,醫生也拒絕他留院,叫他待在家自我隔離,大概六至十日就會自動痊癒,真的感到很不適就吃Paracetamol(即香港的必理痛)。 嗯,簡單來說就是自生自滅。

而我早在這個情況出現之前已聯絡了香港入境處,他們對媒體聲稱他們正在協助滯留秘魯的港人,而入境處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卻很坦白對我說沒有什麼可以提供幫助,多_謝,所以說媒體報導永遠不能盡信,官方語言偽術這回事香港人也見慣不怪。所以面對如此境況,我沒有寄望什麼,只想告訴我的狀況讓他們紀錄在案,而職員就建議我找中國領事館,再次多_謝。

說到中國領事館,因為我持有BNO,所以由當初鎖國時我只聯絡了英國領事館,但在滯留秘魯的港人當中,大部分都有聯絡中國領事館,有些人甚至很驕傲分享他們特以簡體字電郵給中領以博取認同感,而當然地中國沒有什麼實際回應。在一邊大罵中國時又一邊對著中領貓哭老鼠說自己是中國人的行為,我實在受不了也做不出,別忘了是誰令你有家歸不得。如果要我在滯留秘魯及中國包機送我到中國之中選擇,我會毫不猶疑地留在秘魯,而當然我也不覺得中國會出手相救。

所以我之前就說吧,有些朋友很羨慕我被困的生活,說比香港更精彩,當初我已經說了每天千變萬化,被困在外從不是一件好玩的事,人就是永遠身在福中不知福,而我此刻沒有別的願望,只希望能早日平安歸來。

這般不真實的經歷,大概我是全港第一個或唯一一個要與肺炎一同被別國「監禁」在一起的人,願眾人都平安,疫情盡快平息,鬼國快點滅國。

#Peru #Quarantine #StuckInPeru #TrappedInHostel #被困秘魯 【我與武漢肺炎一起監禁的日子】

這是一個很嚴肅及嚴重的分享。

在2019離開香港時知道獨個流浪可能會遇上滿途荊棘,卻從沒有想過要面對此情此境... 話說身處秘魯,因秘魯政府早前突發鎖國的關係,本身就要在Hostel被困十五天,在其間不少外國人極力尋求政府協助,希望不用滯留能盡快返國。而我有一個好朋友是墨西哥人,整個Hostel當中認識最久及最親就是他了,因為在另一個城市已相識,而他在前幾天已獲墨西哥政府協助下返國,而故事就此開始:

在他離開的第二天,我收到他的訊息... 「Hey I just recieved my results from the hospital 
and I have tested positive for coronavirus.」 「FUCK.」 這大概是我唯一能作出的反應。

而我能夠做的就是通報給眾人及Hostel,在收到訊息的翌日,有兩個人因感到不適,所以獨立隔離在Hostel,並且有醫生來收集他們的唾液作測試,而測試結果出來了─陽性。

秘魯政府第一時間是清洗Hostel位於的這條街道,並且進行封鎖,沒有人能進出此街道。

另外Hostel代政府正式宣佈,全個Hostel需要集體絕對隔離(監禁)一至三個月,沒有看錯,最長要待在這裏 三 個 月。其間跟坐牢沒兩樣,餐廳只提供兩款食物作選擇,而且每天只能有一小時「放風」時間離開房間到共用空間,每次最多二十人。宣佈過後很多人都在哭,有個女孩甚至在宣佈當中就嚎啕大哭及扔東西發洩,相信這個消息沒有人能輕易接受,等同在法院被宣判監禁一樣,並且還要跟能殺人的病毒一起共處,誰人能消化得了?

而大家都對這個措施百思不得其解,因為如果我們每人都住在獨立房間的話,或許說得過來,但我們大部分都是住在合宿,即6-14人房,困獸鬥地把全部人軟禁究竟是一個什麼爛鬼解決方法。

再說到武漢肺炎的患者,他們呈陽性之後都仍須留在Hostel隔離,除非去到不能呼吸的情況,才能去醫院。所以無論你有沒有患上武漢肺炎,你都要被禁在Hostel一至三個月,真正的無病都變有病,每人每天可能都跟病毒共處而不自知。就算我的墨西哥朋友在他自己的國家確診,醫生也拒絕他留院,叫他待在家自我隔離,大概六至十日就會自動痊癒,真的感到很不適就吃Paracetamol(即香港的必理痛)。 嗯,簡單來說就是自生自滅。

而我早在這個情況出現之前已聯絡了香港入境處,他們對媒體聲稱他們正在協助滯留秘魯的港人,而入境處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卻很坦白對我說沒有什麼可以提供幫助,多_謝,所以說媒體報導永遠不能盡信,官方語言偽術這回事香港人也見慣不怪。所以面對如此境況,我沒有寄望什麼,只想告訴我的狀況讓他們紀錄在案,而職員就建議我找中國領事館,再次多_謝。

說到中國領事館,因為我持有BNO,所以由當初鎖國時我只聯絡了英國領事館,但在滯留秘魯的港人當中,大部分都有聯絡中國領事館,有些人甚至很驕傲分享他們特以簡體字電郵給中領以博取認同感,而當然地中國沒有什麼實際回應。在一邊大罵中國時又一邊對著中領貓哭老鼠說自己是中國人的行為,我實在受不了也做不出,別忘了是誰令你有家歸不得。如果要我在滯留秘魯及中國包機送我到中國之中選擇,我會毫不猶疑地留在秘魯,而當然我也不覺得中國會出手相救。

所以我之前就說吧,有些朋友很羨慕我被困的生活,說比香港更精彩,當初我已經說了每天千變萬化,被困在外從不是一件好玩的事,人就是永遠身在福中不知福,而我此刻沒有別的願望,只希望能早日平安歸來。

這般不真實的經歷,大概我是全港第一個或唯一一個要與肺炎一同被別國「監禁」在一起的人,願眾人都平安,疫情盡快平息,鬼國快點滅國。

#Peru #Quarantine #StuckInPeru #TrappedInHostel #被困秘魯 【我與武漢肺炎一起監禁的日子】

這是一個很嚴肅及嚴重的分享。

在2019離開香港時知道獨個流浪可能會遇上滿途荊棘,卻從沒有想過要面對此情此境... 話說身處秘魯,因秘魯政府早前突發鎖國的關係,本身就要在Hostel被困十五天,在其間不少外國人極力尋求政府協助,希望不用滯留能盡快返國。而我有一個好朋友是墨西哥人,整個Hostel當中認識最久及最親就是他了,因為在另一個城市已相識,而他在前幾天已獲墨西哥政府協助下返國,而故事就此開始:

在他離開的第二天,我收到他的訊息... 「Hey I just recieved my results from the hospital 
and I have tested positive for coronavirus.」 「FUCK.」 這大概是我唯一能作出的反應。

而我能夠做的就是通報給眾人及Hostel,在收到訊息的翌日,有兩個人因感到不適,所以獨立隔離在Hostel,並且有醫生來收集他們的唾液作測試,而測試結果出來了─陽性。

秘魯政府第一時間是清洗Hostel位於的這條街道,並且進行封鎖,沒有人能進出此街道。

另外Hostel代政府正式宣佈,全個Hostel需要集體絕對隔離(監禁)一至三個月,沒有看錯,最長要待在這裏 三 個 月。其間跟坐牢沒兩樣,餐廳只提供兩款食物作選擇,而且每天只能有一小時「放風」時間離開房間到共用空間,每次最多二十人。宣佈過後很多人都在哭,有個女孩甚至在宣佈當中就嚎啕大哭及扔東西發洩,相信這個消息沒有人能輕易接受,等同在法院被宣判監禁一樣,並且還要跟能殺人的病毒一起共處,誰人能消化得了?

而大家都對這個措施百思不得其解,因為如果我們每人都住在獨立房間的話,或許說得過來,但我們大部分都是住在合宿,即6-14人房,困獸鬥地把全部人軟禁究竟是一個什麼爛鬼解決方法。

再說到武漢肺炎的患者,他們呈陽性之後都仍須留在Hostel隔離,除非去到不能呼吸的情況,才能去醫院。所以無論你有沒有患上武漢肺炎,你都要被禁在Hostel一至三個月,真正的無病都變有病,每人每天可能都跟病毒共處而不自知。就算我的墨西哥朋友在他自己的國家確診,醫生也拒絕他留院,叫他待在家自我隔離,大概六至十日就會自動痊癒,真的感到很不適就吃Paracetamol(即香港的必理痛)。 嗯,簡單來說就是自生自滅。

而我早在這個情況出現之前已聯絡了香港入境處,他們對媒體聲稱他們正在協助滯留秘魯的港人,而入境處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卻很坦白對我說沒有什麼可以提供幫助,多_謝,所以說媒體報導永遠不能盡信,官方語言偽術這回事香港人也見慣不怪。所以面對如此境況,我沒有寄望什麼,只想告訴我的狀況讓他們紀錄在案,而職員就建議我找中國領事館,再次多_謝。

說到中國領事館,因為我持有BNO,所以由當初鎖國時我只聯絡了英國領事館,但在滯留秘魯的港人當中,大部分都有聯絡中國領事館,有些人甚至很驕傲分享他們特以簡體字電郵給中領以博取認同感,而當然地中國沒有什麼實際回應。在一邊大罵中國時又一邊對著中領貓哭老鼠說自己是中國人的行為,我實在受不了也做不出,別忘了是誰令你有家歸不得。如果要我在滯留秘魯及中國包機送我到中國之中選擇,我會毫不猶疑地留在秘魯,而當然我也不覺得中國會出手相救。

所以我之前就說吧,有些朋友很羨慕我被困的生活,說比香港更精彩,當初我已經說了每天千變萬化,被困在外從不是一件好玩的事,人就是永遠身在福中不知福,而我此刻沒有別的願望,只希望能早日平安歸來。

這般不真實的經歷,大概我是全港第一個或唯一一個要與肺炎一同被別國「監禁」在一起的人,願眾人都平安,疫情盡快平息,鬼國快點滅國。

#Peru #Quarantine #StuckInPeru #TrappedInHostel #被困秘魯

Cusco, Peru

199

47

  • @_yjonathan 35 minutes ago

    take care🙏

  • @iris_yuen_315 3 hours ago

    頭先睇fb post 見到台灣有包機響秘魯接左一班人走,當中有外國旅客,唔知你有冇份?希望你係其中一人🥺stay safe stay healthy 💪🏻

  • @kctangg 3 hours ago

    萬事小心🙏🏻 be safe

  • @journeyofdots 4 hours ago

    希望你快啲平安返香港🔥

  • @jojotsang1004 9 hours ago

    加油💪🏽

  • @carmancw 12 hours ago

    加油!你心理影響緊生理,所以質素好重要,要keep positive,身體都會強壯無咁易病。宜家政府係靠唔住,領事館亦管不了,你一定不能就這樣被推倒,回望你自己一路走過來的路,經歷過嘅考驗,已經證明咗你係真漢子💪🏻

  • @lobocyho 13 hours ago

    S小姐 希望妳早日平安回家📍

  • @sandrawws 15 hours ago

    平安平安平安!萬事小心💪🏻

  • @emlyli 15 hours ago

    你一定要平安返香港,就算唔識你,但一定有一班人係香港支持你! 雖然咩都做唔到,起碼u r not alone !

  • @iris_yuen_315 15 hours ago

    洗手洗手洗手!保持個人衛生!盡量同其他人保持距離!會接觸嘅野盡量消毒!take good care ! 🥺

  • @daydreamingkelly 18 hours ago

    Take care and stay safe🙏

  • @hy.93 20 hours ago

    Take care !!!!

  • @trutruteresa 23 hours ago

    我都係見到王貽興既post 過泥支持你💪🏻淨係睇文字都感覺到嗰種無助...相信可以做既嘢唔多,但情緒都要好好調節...🙏🏻希望你平安返香港後,再同大家分享多d 💪🏻 你嗰邊network 可以keep 住update 大家情況嗎😳?

  • @little_foodie_dreamer 29 March, 2020

    Stay safe!! Take care!

  • @cherryan143 29 March, 2020

    唔知可以幫到你啲咩,只能講句stay strong stay healthy! 💪

  • @april.lai.46 29 March, 2020

    小心保護自己,願平安💪 🙏

  • @littlehelene 29 March, 2020

    Take care and wish u good luck!!!

  • @fei_hui22 28 March, 2020

    願早日平安歸來!

  • @nataliew210 28 March, 2020

    Stay safe🥺

  • @shuklai 28 March, 2020

    照顧好自己,同家人保持聯絡,常存盼望!

  • @lovemisser 28 March, 2020

    你要萬事小心
    留番條命仔 回港繼續對抗

  • @ahsaaaaa 28 March, 2020

    Omg.. 🥺. Take care 🙏🏻

  • @uncle.jamesss 28 March, 2020

    請努力,好好生存,尋找意義🙏🏻

  • @phoebe0312 28 March, 2020

    💪🏼💪🏼💪🏼